遗传基因检测中心

家恩德运趣谈遗传:春节团圆虽好,不知酒量,可不要贪杯哦!

  • 本文作者:www.jiaenhospital.com
  • 本文来源:北京家恩德运医院

春节假期回家,你有没有“喝大”呢?我们中国年向来讲究热闹,回家和亲友见面,少不了喝几杯,联络一下感情。推杯换盏,不知不觉之间,就容易喝过头。北京家恩德运医院美小护要在这里提醒大家,春节饮酒,把握住“度”很重要。如果您是“一杯倒”,那好是管住自己少喝一点,如果可以“千杯不醉”,稍微多喝一点也无妨。

好啦,温馨提醒说完,下面进入科普时间,我们来看看关于“酒量”的那些事儿!

1、每个人的“酒量”都不一样,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北京家恩德运医院遗传实验室的专家表示,人们酒量的不同和乙醇在体内代谢的过程有关。

乙醇在体内的代谢过程,简单来说就是乙醇-乙醛-乙酸的转化过程,而这个转化过程中,人体会用到两种酶:乙醇脱氢酶(ADH)和乙醛脱氢酶(ALDH)。

我们也都知道,人醉酒的主要表现为神志不清、不少人还会面红耳赤、恶心呕吐。其实这些表现,都是酒精转化过程中的这两种酶决定的,喝了很多酒后是否神志清醒,主要由乙醇脱氢酶(ADH)的活性决定。而喝完酒是否会脸红呕吐,则主要由乙醛脱氢酶(ALDH)的活性决定。这两种酶基本上决定了一个人的“酒量”。

2、“酒后吐真言”、“酒后容易胡言乱语”,到底为啥?

酒精,也就是乙醇主要作用是干扰神经系统的功能,导致神经系统功能紊乱,表现为意识模糊,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如果一个人体内的乙醇脱氢酶(ADH)活性比较好,它会促使喝到胃里的酒(乙醇)即刻转变成乙醛,乙醇含量减少了,对人神经功能的刺激作用也就随之削弱。相反,如果乙醇脱氢酶活性很低,体内存有大量乙醇而不能被代谢掉,就会产生神志不清的醉酒情况。这就是解释了为什么有人千杯不醉,有人三两杯就开始胡言乱语。

3、有些人一喝酒就“上脸”,有些人则很淡定,why?

酒后面红耳赤又是什么原因呢?大家一定猜到了,它肯定就与乙醛脱氢酶(ALDH)有关了。当酒精(乙醇)进入体内,立刻被乙醇脱氢酶氧化成了乙醛。乙醛会使末梢血管扩张,导致人的面部发红发热。而乙醛在体内滞留长短就取决于乙醛脱氢酶(ALDH)的活性了。如果体内这种酶活性过低,就会导致大量乙醛不能够及时转化成乙酸,就有了我们俗称的“喝酒上脸”了。

那么,为什么有的人一喝酒“上脸”,有的人看起来就云淡风轻?

北京家恩德运医院遗传实验室的专家介绍,有近一半中国人携带低活性乙醛脱氢酶2,这部分人一喝酒就会脸红。通用判断标准是喝180 ml啤酒后是否脸红。当然酒量多少,除去酒精代谢因素之外还受其它因素的影响,包括精神和心理因素。

4、你知道吗?通过基因检测分析可以知道你的酒量

北京家恩德运医院遗传实验室的专家介绍,通过基因检测分析,可以知道决定一个人酒精代谢效率的基因类型。家恩遗传实验室可以利用基因测序技术精准测量乙醇和乙醛的代谢能力。

检测原理:

在家恩遗传实验室,我们利用一代靶向测序技术在3天内对人体内乙醇和乙醛代谢重要的三个多态性位点——分别为rs1229984、rs2066702、rs671进行检测。

在人体的7种乙醇脱氢酶中,乙醇脱氢酶1B(ADH1B)起主要作用。rs1229984和rs2066702是ADH1B基因上决定乙醇代谢能力的主要多态性位点。人体的乙醛代谢能力主要由乙醛脱氢酶2(ALDH2)的活性决定,rs671是ALDH2基因上决定乙醛代谢能力的主要多态性位点。

5、酒入愁肠化作泪?不不不,变成乙醛喝出病!

乙醇本身对人的身体没有毒性作用,但是酒精进入体内,立刻被胃和肝的乙醇脱氢酶氧化成了乙醛。各种醛类化合物都是毒性的,人喝酒后产生的乙醛,长期作用可以致癌。也有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乙醛脱氢酶活性与心血管疾病、心肌梗死、高血压和各个系统的癌症发生有关,并且影响生殖健康。

所以喝酒可不是“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的浪漫,乙醇在身体内转化成乙醛,可是实打实会致病!

因此,北京家恩德运医院遗传实验室的专家建议大家,春节期间和亲朋好友联络联络感情少喝两杯无伤大雅,但是切忌过量饮酒,对身体造成不必要的伤害。特别是那些“喝酒上脸”的朋友们更要注意了,由于你们体内乙醛脱氢酶活性较低,酒后体内的乙醛代谢较一般人更差,所以更加不宜多喝。另外,也建议平时爱喝酒的朋友好能通过科学的检测了解一下自己的酒精代谢效率,以免喝出病来而不自知,终酿成不好的结果。

参考资料

Yokoyama et al. Genetic polymorphisms of alcohol dehydrogense-1B and aldehyde dehydrogenase-2, alcohol flushing, mean corpuscular volume, and aerodigestive tract neoplasia in Japanese drinkers. AdvExp Med Biol. 2015;815:265-79.

Gu and Li. ALDH2 Glu504Lys polymorphism and susceptibility to coronary artery disease and myocardial infarction in East Asians: a meta-analysis. Arch Med Res. 2014;45(1):76-83.

Quillen et al. ALDH2 is the major genetic determinant of “daily maximum drinks” in a GWAS study of an isolated rural Chinese sample. Am J Med Genet B Neuropsychiatr Genet. 2014 March ; 0(2): 103–110.

 


相关阅读

北京家恩德运医院有限公司京ICP备14000842号京卫计网审[2015]第 0567号 Copyright 2005-2018 Jiaenhospital AII rights reseved电话:010-82351133 82355838院长信箱:jiaenliu@jiaenhospital.com网站统计网站申明:1.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诊疗及医疗依据;2.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速与我们联系;3.商标及图片权 属本医院所有。